热点新闻

华生司法鉴定中心专家,拎着一个打的纸袋向媒体走来。他从袋子里拿出六本厚厚的卷宗。“这些都是刘某某案的鉴定资料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刘某某案,因10年后的昭雪而传遍世界。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,在此案的改判过程中,有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,那就是笔迹鉴定指纹鉴定
2000年,刘某某被判处死刑并执行。2010年10月,某人民法院指定山某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。面对堆成山的鉴定材料和笔录证据,法官首先要确认笔记上的签字和指纹的真实性,以确认笔录的真实性。
 
笔迹鉴定

2010年的一天,李某文像往常一样走进办公室,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中心领导找到他:“刘某某案复查,由你们负责指纹鉴定笔迹鉴定,不能有任何差错!”
李某文当然知道刘某某案的重要性。
“对于我们鉴定中心来说,并不是拿到材料,立刻就能开始鉴定。我们首先要评估法院、检察院送来的材料是否完整、是否具备鉴定条件。确定之后,才能开始正式工作。”李某文说,因为案情紧急,加上工作量实在太大,当时整个中心十几个人全员出动。
据悉,当时共有刘某某和他母亲的指纹170枚、签名29处需要一一鉴定。
翻开卷宗,记者看到,在每一页上,每一个指纹都有清晰的记载,170枚指纹,在卷宗上一个不落。施少培说,这170枚指纹,是全中心十几个人一起加班完成鉴定的。
“由于捺印条件的变化,很多指纹特征都不明显。”李某文说,“我们首先在这170指纹中找到两个相对完整的。”通过显微镜观察这两枚指纹,一共找到了48处特征,这才建立了统一的标识系统。
指纹的纹形、走向及纹线的分叉、结合、小桥、小眼等特征,这些是鉴定指纹的关键,但由于纹路十分细小,必须借助显微镜和放大镜的帮助。“鉴定工作细节十分重要,尤其我们做指纹、笔迹鉴定,一个细节都不能放过。”按照司法部的部颁技术规范,每个指纹要与样本有8处以上细节特征吻合,才可能确定为同一人的指纹。面对170:1的繁杂工作,李某文等人不敢松懈。
“因为鉴定内容繁重,对指纹特征的识别也更加困难。”李某文说,他们也正是在这种复杂的鉴定过程中积累经验,不断建立更加完善的标识系统。



指纹鉴定的工作还没有结束,另一边,笔迹鉴定的工作也一样不轻松。
“关于笔迹,一般的字型、字体、倾斜等等,常人肉眼都能分辨出来。”李某文告诉记者,这也正是专业鉴定人和普通人的区别所在。“我们要做的是在细微处寻找差别。不然要模仿笔迹,也太容易了!还不容易被查出来。”他笑道。
笔锋、笔顺、每一个转折……都是不能放过的细节。“有的笔迹难以分辨,我们甚至要花好几天时间在一处笔迹上。”
本次鉴定耗时一个多月,终于有了结果。
“我们最后确定,笔迹中有代签。”李某文说,29处笔迹中,刘某某的5份签名并非本人所签,而刘母有一处签名也被证实为代签。
而在那170枚指纹中,其中聂树斌的27枚、聂母的12枚因为太过模糊、特征不明显而不具备鉴定条件,剩下的指纹,鉴定人确定,确实分别属于聂树斌本人和他的母亲。
“有代签,这就说明案件的原始证据存在问题,需要审判机关重新审定。”李某文感叹,“责任心是司法鉴定人最重要的品质,对待每一个细节都要认真负责,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案件,后果可能相当严重,关系到人的生命和自由。”
2011年8月3日,某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刘某某故意杀人、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,宣告撤销原审判决,改判刘某某无罪。
消息传来,李某文和同事甚感欣慰。
李某文从1990年到司鉴所工作,至今已经有近30个年头了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工作,就是发现常人肉眼难以观察到的线索,为警方的调查、法院的判决提供依据。因此,在鉴定过程中,细心和耐心十分重要。“尤其在一些签名造假中,破绽往往是肉眼无法观察到的,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现偏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