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新闻

  8年前发生在银帆的谋财杀人案
 
  那是8年前在银帆发生的一起案件,我们颇费了一番周折,找寻到了当年指挥专案小组、时任银帆某市海西公安局副局长雷克、海西刑侦大队小队长史夫。目前他俩都已退休,但是说到
 
  那个案子的时候:买卖合同里一朱可疑的收条,离奇失踪的被告人,还有原告哥哥在村里新盖的小楼……一幅幅画面都重新浮现了出来。
 
  Top1
 
  欠款的被告方离奇失踪
 
  时间倒回到2000年2月20日,春节刚过。银帆某市佳某宁法院立案庭走进一个中年男子,来起诉一桩民间借贷纠纷。
 
  原告是银帆某营销部的赖某,告了美火某进出口公司的朱某。赖某说,他向朱某购买一批钢铁,1999年1月底,赖某预付给朱某20万元定金。没想到,之后朱某既不发货又失去联系。现在只好告到法院,要求朱某归还20万元货款定金。赖某提交给法庭的主要证据是一朱由朱某签名的定金收条。
 
  1999年2月3日,此案开庭审理。被告朱某没有出现,定金他有没有收,为什么不出庭呢?被告律师提出,这朱收据到底是不是朱某亲笔签名的,也存疑。
 
  法院只好择期再审。
 
  就在这次开庭之后,事态又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发展:一是原告赖某来报告法官说自己刚刚在路上偶遇朱某,但是朱某一见赖某扭头就跑,自己没追上。第二件事是朱某的妻子收到丈夫发来的邮件说要去远方出差,但是就在前几天丈夫还打过电话来说马上回家看儿子,儿子才刚刚出生两个月。妻子因此觉得可疑。
 
  朱某办公所在的银帆某大厦的服务员说,最后一次见朱某是12月30日下午,她看到朱某走出大厦,没有出远门迹象。
 
  朱某就这样消失了。
 
  Top2
 
  这起民事货款的收据疑点重重
 
  因为疑点过多,民事货款纠纷在法院阶段先停止。1999年5月,一个由银帆市海西公安局副局长雷克、海西刑侦大队小队长史夫负责的6人专案组成立。
 
  “都已经将近8年了哦”,当年指挥侦破的雷克刚刚从银帆佳某宁公安分局政委的位置上退休,想起当年率众弟兄频频破大案,喉咙梆响,听得出心潮澎湃。
 
  专案组重新梳理案件,那朱“收条”,成了切入点。
 
  疑点1:那朱收条,除了落款签字是朱某,其余均为赖某写的,曾为高中教师的朱某为何要让赖某代写收条呢?
 
  疑点2:朱某公司并没有派他去其他地方出差,而且从朱某同事朋友处了解到,朱某为人厚道,似乎也不会是那种携带20万元货款就抛妻弃子而走的人,何况他孩子才几个月大。
 
  银帆公安启动笔迹鉴定,收条上朱某的签名和其他收集到的签名,不太一致。但是因为找不到朱某,所以没法采集其现在的笔迹。
 
  Top3
 
  难道是作为债权人的原告有问题
 
  是赖某指认朱某拿了定金,也是赖某最后一个看见朱某并声称朱某见了他就匆忙而走的,赖某还有过私刻印章冒领朋友存折入狱的经历。
 
  难道是赖某有问题?到底有没有那20万元的定金?
 
  但是,“赖某,我现在都印象深刻,个子比较矮小的一个男人,一米五左右的样子”,程建生说,正是想到赖某的模样,也令他们对赖某有了怀疑,“要知道朱某身高一米七五,蛮健壮的”。
 
  不过,收条笔迹鉴定结果显示为可疑,那么,且调查赖某。
 
  程建生说,对赖某的调查是暗中全面铺开,比如了解到他出狱后工作并不稳定,经济来源也不稳定,那么他怎么会拿得出20万元货款交给朱某;另外,在有关赖某存款的银行清查中,警方发现在1999年底赖某曾经存进过1万元,也就是朱某刚刚失踪的那段时间;还有,朱某家人和同事说,朱某工作了那么多年,又作为美火公司长期驻银帆的业务员,平时有个保险箱保存钱款。这时,赖某的村干部反映了一个重要线索,似乎见过赖某也有过一个保险箱,而且似乎赖某带着朱某来过村里。
 
  Top4
 
  一提新盖的楼房,原告慌了
 
  “转眼间,案件的侦查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,到了该收网的时候了”,程建生说,以前的种种怀疑需要证据来一一证实--
 
  这边,警方叫了赖某来问话,“你知道为什么叫你来”?“不就是为了我告了朱某么”,这个回答有点奇怪。
 
  与此同时,一路警方扑到赖某老家,从赖某老家找到了一个保险箱,事后证实是朱某的。
 
  还有一路警方扑向了赖某的哥哥家,也就是村民反映曾见朱某来过的,哥哥家是村里新盖的小楼。“其实到这个时候,我们都确信其实朱某不是失踪,而是被害,我们在侦破中着重找的就是埋尸线索”,程建生说,这边的询问过程中,当警方提到赖某哥哥新盖了小楼时,赖某突然慌乱不已。
 
  哥哥家小楼有两层,在一楼房间的床底下,警方发现了水泥地面敲起来空洞的声音……
 
  “是的,当我们撬开两层水泥,朱某的尸体就出现在我们眼前,已经有腐烂迹象”,程建生回忆。
 
  Top5
 
  谋财杀人案终于真相大白
 
  原来赖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朱某,知道他作为进出口公司长期驻银帆的销售部长,有些存款。就以要购买钢铁为由,将朱某骗到哥哥家正在建造的房子中。赖某找了一个叫小览的人帮忙,两人用砖头将朱某打死后,在其哥未铺水泥的房内挖坑,将尸体掩埋,浇注了水泥后铺上泥土恢复原样。
 
  后来两人到朱某住所拿到了保险箱,但是只有少量现金,分了小览一部分以后,赖某只有1万元存了银行。而朱某的银行卡里有十几万元,赖某无法取出。贪心的赖某看保险箱里有空白介绍信,盖有公章的文件证明等,就伪造了购货合同、定金收条到法院来起诉。
 
  赖某的如意算盘是法院会以朱某存款来“偿还”他的定金,没想到,那朱伪造收条暴露了所有。 1999年9月,经安定某省人民法院终审裁定,赖某、小览以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,押赴刑场。